• 乾易國學網(qy36588.com)-傳播國學智慧,弘揚民族文化! 官方微博: 

    購物車 | 注冊 | 登錄 | 快捷登陸:

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學 > 名著 > 王安憶《長恨歌》書評

    王安憶《長恨歌》書評

    來源:網絡 | 發表日期:2019-01-05 | 點擊數: 459 次

    導讀:如果把女人比作花,那么王琦瑤的花骨朵兒是短暫的,屬于她的少女時代如早春桃花還寒即逝。但造物主對美人是垂青的,她被賜予了更長的花期。若她生在治世,覓個富貴人家或許會如盛夏月季般繁茂多日。

    著名風水大師


    在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討老婆不要找上海女人。剛開始不理解,這算地域歧視還是上海女人作,直到讀了王安憶的《長恨歌》,才發現偏見的存在或源于傲慢或源于孤獨。




    王安憶筆下的王琦瑤是典型的上海美人,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美。腰身永遠是纖細的,不會因歲月而走樣;小腿永遠是修長的,不管有無絲襪作襯;顴骨因廋而顯得突出,眼神因歷經太多風浪而顯得平淡。


    王安憶把女人形容為詩人, “漢家秦地月,流影照明妃”、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、“玉容寂寞淚闌干,梨花一枝春帶雨”。她借阿二之口夸王琦瑤美得如詩如畫,因為只有詩人才會用文字勾勒畫卷,美人本就是畫。




    初看至此,覺得王安憶比喻新穎,可再往后讀,方知筆力毒辣,猶如化骨綿掌,看似無力,實則排山倒海。“漢家秦地月,流影照明妃”寫昭君,后兩句是‘關道,天涯去不歸’舊日的月照近今天的人,時間不能倒流,自然是‘天涯去不歸’了;‘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’,是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,詩中那琵琶女且是天涯淪落之人,良辰美景一去不復回了;‘容寂寞淚闌干,梨花一枝春帶雨’卻是《長恨歌》中楊貴妃玉殞香消,魂魄在了仙山的美景。這些美人圖全是不幸的美人圖,正應了紅顏薄命的說法。


    造物主對美人也是公平的,她們哪怕并未涉身江湖,卻依舊身不由己。反倒是王琦瑤的女兒薇薇、最初的閨蜜吳佩珍,姿色平平卻嫁得最幸福。


    說到閨蜜,吳佩珍之后還有蔣麗莉、嚴師母、張永紅,她們分別陪伴了王琦瑤的青年、中年和暮年。但她們是聰明人,聰明女人之間很容易種下芥蒂。“好在女人和女人是不怕種下芥蒂的,女人間的友誼其實是用芥蒂結成的,越是有芥蒂,友情越是深?!?/span>


    這是芥蒂也是羈絆,羈絆大多離不開男人。男人的春藥是漂亮女人,若這個漂亮女人還很聰明,往往就化成毒藥,可愿意飲鴆止渴的男人不算少數。




    年輕時的毒藥與蔣麗莉、程先生這個兩女一男的組合證明了三角關系是最不穩定的。程先生孤獨終老,蔣麗莉自作孽一輩子。若你單單只聽說聽這個故事難免會認為她是綠茶,但只有讀過整本書,你才明白王琦瑤對程先生只是恩情,缺乏激情更不是愛情,而蔣麗莉和程先生則像愛情海里的漁翁,明知魚兒永不上鉤,依舊無依無靠地飄著。


    其實魚兒會上鉤的,有時甚至會主動去咬鉤。


    王琦瑤懷上了康明遜骨肉,她倆是真心相愛的,但她不愿愿耽擱這個男人的前程,就去主動勾引薩沙。薩沙心眼兒大,并不是傻瓜。他們仨的關系再加嚴師母恰如牌局,互斗可以,互助也可以,但逾了線,臺子也就散了。


    牌局會結束,但生活還得繼續。王琦瑤從此成了單親媽媽,獨自拉扯女兒長大。單親家長撫養孩子對孩子心理的輔導難免有所欠缺,女兒薇薇既沒有繼承母親的外貌,也不及母親聰慧,再加之家里男性角色長期性缺失,母女二人的矛盾始終得不到緩和。薇薇成家后飛赴美國,對二人反倒是一種解脫。


    王琦瑤又回到了單身的日子,也許孤獨才最適合這位美人。




    八十年代的上海,迪斯科的風吹遍了每個摩登的派推。收音機里唱啊叫啊,人們蹦啊跳啊,“屋角里坐著一個女人,白皙的皮膚,略施淡妝,穿一件絲麻的藕荷色套裙。她抱著胳膊,身體略向前傾,看著電視屏幕。窗幔有時從她裙邊掃過去,也沒叫她分心?!边@種美別具風情,也有一種一笑風云過的冷漠,這種美只有懂得懷舊的人才懂得欣賞。


    張永紅算一個,小林算一個,長腳也勉強算一個。他們只是覺得這種美很舒服,老克臘這個新瓶裝老酒的人就沉醉了,無法自拔了。


    王琦瑤以為憑借閱歷可像布偶師一樣在二者之間游刃,但愛與年齡無關,這只布偶同樣也束縛了王琦瑤。二人之間的連線理還亂,唯有剪斷,只是剪斷的過程太突然了。


    昔日的滬上名媛被一個倒賣外匯的小癟三活活掐死,死是解脫?悔恨?還是永寂?


    至少她再也不用去維持那份美,再也不用去裝睡,“眼睛閉得都有些累了”。


    這一次她會一直睜著眼,“眼瞼里最后的景象,是那盞搖曳不止的電燈”。

     

    標簽: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關閉
    乾易一號店
    關閉
    甘南| 松原| 淄博| 海丰| 玉溪| 南充| 抚州| 海安| 台州| 洛阳| 启东| 莱芜| 鹤壁| 丹阳| 玉溪| 东莞| 吐鲁番| 大庆| 莆田| 儋州| 唐山| 神农架| 铜陵| 临猗| 宣城| 廊坊| 顺德| 杞县| 天长| 牡丹江| 黄冈| 邢台| 诸暨| 高雄| 山东青岛| 邹城| 金昌| 铜仁| 泉州| 芜湖| 淄博| 招远| 阿拉善盟| 四平| 扬州| 邳州| 咸宁| 楚雄| 钦州| 海西| 陇南| 灌云| 南京| 淮南| 三明| 莱州| 广汉| 潜江| 滕州| 朝阳| 百色| 无锡| 葫芦岛| 佛山| 泰兴| 乐平| 明港| 咸宁| 瓦房店| 鞍山| 海拉尔| 乐山| 遵义| 五家渠| 保定| 宁国| 平凉| 株洲| 亳州| 抚顺| 连云港| 淮北| 云南昆明| 赵县| 汉川| 宜春| 乐山| 云浮| 济宁| 牡丹江| 哈密| 安庆| 宜都| 齐齐哈尔| 阿拉善盟| 普洱| 赣州| 五家渠| 乌兰察布| 雄安新区| 曲靖| 株洲| 阿克苏| 景德镇| 海南海口| 中山| 舟山| 六安| 揭阳| 恩施| 苍南| 广饶| 铜仁| 莆田| 秦皇岛| 厦门| 乐平| 安顺| 淮南| 武夷山| 招远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甘肃兰州| 神木| 大庆| 衢州| 景德镇| 明港| 六盘水| 和田| 广元| 宜宾| 鄂州| 铜仁| 龙口| 浙江杭州| 唐山| 咸宁| 大同| 湛江| 湖南长沙| 信阳| 辽源| 河南郑州| 正定| 金华| 邵阳| 邵阳| 瓦房店| 滁州| 香港香港| 晋江| 丽江| 沛县| 咸阳| 台山| 陕西西安| 临夏| 荆门| 宿州| 徐州| 启东| 攀枝花| 涿州| 阿勒泰| 惠州| 金坛| 馆陶| 衢州| 崇左| 巴音郭楞| 固原| 新泰| 吉林| 鹤壁| 鸡西| 克拉玛依| 淮北| 汉川| 白沙| 乐平| 荆州| 娄底| 孝感| 呼伦贝尔| 宜宾| 株洲| 甘孜| 山南| 大庆| 常德| 安岳| 和县| 赤峰| 三沙| 陵水| 舟山| 任丘| 醴陵| 阿拉尔| 六盘水| 邹平| 大理| 梧州| 朔州| 台山| 杞县| 克孜勒苏| 海拉尔| 安顺| 新疆乌鲁木齐| 莱州| 燕郊| 台中| 伊犁| 抚顺| 涿州| 芜湖| 昌都| 阿克苏| 烟台| 黄山| 清远| 辽源| 黄冈| 五家渠| 珠海| 大连| 黑龙江哈尔滨| 赣州| 克拉玛依| 牡丹江| 北海| 宁夏银川| 黔西南| 阳泉| 乐清| 安吉| 延边| 晋中| 沧州| 大连| 山西太原| 巴中| 灌云| 石河子| 梅州| 开封| 黄南| 金华| 韶关| 台中| 巴彦淖尔市| 丽水| 怀化| 保定| 上饶| 潜江| 海西| 德宏| 文山| 郴州| 乌兰察布| 吉林| 鹰潭| 周口| 澄迈| 临猗| 内江| 阿里| 周口| 大连| 双鸭山| 长葛| 凉山| 丽江| 灌云| 泸州| 辽源| 鄂州| 南京| 桐乡| 安顺| 来宾| 安岳| 襄阳| 三明| 海宁| 白城| 姜堰| 安阳| 海安| 常德| 阿拉善盟| 毕节| 大丰| 平凉| 铜川| 黄冈| 陵水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