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乾易國學網(qy36588.com)-傳播國學智慧,弘揚民族文化! 官方微博: 

    購物車 | 注冊 | 登錄 | 快捷登陸:

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哲學 > 道學 > 一字足矣 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金鑰匙

    一字足矣 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金鑰匙

    來源: | 發表日期:2019-04-28 | 點擊數: 258 次

    導讀:老子對“道”的揭示,“無”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,另一個極其重要的方面——“玄”被人們嚴重地忽視了。一個“玄”字,是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一把“金鑰匙”。

    著名風水大師


    老子對“道”的揭示,“無”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,另一個極其重要的方面——“玄”被人們嚴重地忽視了。一個“玄”字,是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一把“金鑰匙”。

     

    老子雕像

     

    “求同”是老子思想的精髓,是老子思想的出發點和落腳點。思想的精髓,簡單地說,就是思想的精華。老子思想的精髓決定并體現著老子思想的整體面貌、邏輯結構以及價值取向,也必然與老子思想中“道”、“德”、“無”(棄智、無為)等核心范疇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和邏輯的必然性。對老子思想的深刻把握和正確運用,根本地在于要明晰老子思想的精髓?;貧w《道德經》文本,探究老子思想的精髓,對于在理論上還原老子思想本身所具有的解釋力,以及在實際中提升老子思想的改造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

     

    一、“求同”是“道”的根本要求

     

    1、老子對“道”的描述

     

    在老子思想中,“道”為“萬物之宗”,“德”更是“惟道是從”?!暗馈弊鳛槔献铀枷氪髲B的基石,是老子思想的立論基礎,在《道德經》中出現75次之多,本來應該是被詳盡闡述的,但老子給自己出了個難題:“道” 不可“名”,只是“強字之曰道”。不僅如此,仔細研究你會發現,這個“難題”本身就是老子思想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道德經

     

    事實上,即便老子認為“道” 不可“名”,但還是對“道”作了盡可能的描述和說明。在《道德經》中,老子對“道”進行過正面的描述:惚恍、玄、玄同、玄牝、沖、谷、母、甫、始、宗、“夷、希、微”、“有象、有物、有精、有信”諸等。老子對“道”進行過反面的描述:“不見、不聞、不得、不皦、不昧”,不自生、不自為大、無、無私、“無物、無狀”,“迎之不見其首,隨之不見其后”,“不可得而親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貴,不可得而賤”等。

     

    從那么多老子對于“道”的描述中,一般認為,老子的“道”就是“無”、“虛”,這已經是理論界的定論。但問題是,如何去解釋“無、有”,“大、小”,“無物、有物”等等這種具有相反意味的描述集中于“道”一身?老子對“道”的這些看似矛盾的描述背后一定有其獨特的思維,并且這種思維本身也是來源于作為“萬物之宗”的“道”,才能在理論上說得通。

     

    2、“道”是世界的本體

     

    從老子對“道”所進行的諸多正面或者反面的描述中我們可以得出結論,老子心目中的“道”是世界的本體(原),“不可名”是“道”在人類語言表述上的根本特征。

     

    進一步具體的理解為,“道”因“不可名”,對有意識的人來說,“道”被老子徹底的放在了人的意識所能把握的世界之外,而就所謂的世界乃是人的世界而言,“道”在根本上是“無”。

     

    3、道的兩大特性:“無”與“玄”

     

    但是,僅有這個程度的理解還完全不夠。因為,老子對“道”的揭示,“無”只是其中一個方面,另一個極其重要的方面——“玄”被人們嚴重忽視了。在《道德經》中,老子對“道”與“德”的描述時,始終用到“玄”字。第一,“道”不可言說,“玄之又玄”;第二,“道”本無且有,“同謂之玄”;第三,“道”為天地根,“玄牝之門”;第四,對“道”的認識,“滌除玄鑒”;第五,“善為道者,微妙玄通”;第六,德“惟道是從”,“玄德深遠”。分布在7個章節中的“玄”字幾乎涵蓋了老子對“道”包括“德”的所有關鍵性認識,并且老子思想也被稱為“玄學”,可見“玄”在老子思想中的重要地位,應當引起足夠的重視。

     

    微妙玄通

     

    因此,在《道德經》中,老子在揭示“道”之為“無”的同時,也揭示了“道”之為“玄”,老子思想不僅“貴無”而且“重玄”。

     

    4、“玄” 字是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“金鑰匙”

     

    “玄”從造字法上是象形文字,本意是搓線、編草繩;赤黑色,黑中帶紅;黑而有赤色者為玄。后來逐漸演化為道教所奉的北方之神,它的形象為龜蛇合體;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合稱,等等。這些解釋,更加接近“玄”字的原始意義。很顯然,“玄”的本意就具有“同”、“合”之意,正符合“玄”字作為“繩”解的本意,并且老子也正是以“繩”這個意象來使用“玄”字的。在《道德經》當中,老子就是使用了“繩繩兮不可名”對“道”作了進一步描述。目前,老子思想研究者對“玄”字重視不夠,嚴重忽略了“玄”字的本意理解,常作引申義“深奧、玄妙”之解,不僅對老子思想的理解上失之毫厘謬以千里,而且增加了理解老子思想的難度。

     

    一個“玄”字,是打開老子思想智慧的一把“金鑰匙”。在世界觀上,認為“道”為“玄同”之道,是天地萬物的“玄牝之門”,“道”本身就是“無、有”、“大、小”、“無物、有物”的統一整體,不僅不可言說,而且“不可致詰,混而為一”。也正因如此,老子在《道德經》又分別用了與“玄同(玄)”相近的“同”、“公”、“和”等詞來描述“道”,“尊道”就是符合“玄同”,就是遵循“同、公、和”的標準和原則。

     

    在思想路線上,“玄同”之“道”為天下母,“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;既知其子,復守其母”,“玄同”是老子思想的根本出發點;在認識論上,要執守“玄同”之“道”,就要做到“滌除玄鑒”,老子反對采用“分別心”、“巧智心”等“求異”的方式來認識事物,在老子看來,那樣只是認識了事物的不同和區別,而忘記了事物之間的相通共融之處,從而導致是非、紛爭,這也是老子“棄智”的根本原因;在價值觀上,“惟道是從”,提倡“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”的“玄德”,老子之“德”的根本標準就是“同、公、和”,“玄同”之“道”落實到人類社會中必然是遵循“求同”的價值原則。

     

    二、“求同”是“無”的邏輯必然

     

    1、老子之“道”是“物我未分”的境域

     

    邏輯上分析,“名”是言說的基礎,“不可名”意味著不可言說。借助于今天的概念分析工具,我們發現只能意會不能言說的情況有兩種。一種是黑格爾的“絕對精神”,從概念分析,“絕對精神”內涵無限小,外延無限大,這種情況超出了人類抽象思維本身,沒法言說?!敖^對精神”的前提是主客對立。另一種情況就是“感性存在”,從概念分析,“感性存在”內涵無限大,外延無限小,還不在人的抽象思維之內,也沒法言說?!案行源嬖凇钡那疤崾侵骺臀捶?。

     

    老子之“道”顯然不是黑格爾的“絕對精神”,因為“絕對精神”是人的理性(抽象思維)發展的結果,而這一點恰恰是老子思想所強烈反對的,老子所持有“棄智”思想,根本上否定了人的思維作用,強調“滌除玄鑒”、“大制不割”,所以,老子之“道”指的是“物我未分”的境域,這也是老子為什么用“嬰兒”、“赤子”、“水”來比喻“道”的原因所在,這些正與“物我未分”所具有的“惚恍”之態相似。

     

    2、無名和玄同是“道”的兩個方面

     

    “無名”與“玄同”恰恰是“物我未分”之“道”的兩個表現方面:“無名”是“道”的主觀屬性,“物我未分”在主觀上表現為“無名”;“玄同”則是“道”的客觀屬性,“物我未分”在客觀上表現為“玄同”。進一步明確的說,“無名”和“玄同”是道這個一體的“兩面”。

     

    在老子看來,“無”為“道體”,而且這個“無”是相對于人的主觀意識的“無”——“無名”,盡管道作為人的本能生存的自然基礎是“有”,但終因“物我不分”而不能被人的意識所反映,對有意識的人來說根本上是“無”。這一點,也使得很多人直接從“有無”的角度來理解和認識老子思想,這樣的理解不是不對,但有失偏頗,終因缺乏對老子“玄同”思想的深刻把握,只能將老子思想陷入“大笑之”、“無用論”的尷尬境地。

     

    老子說的“無”從根本上是“物我不分”的狀態,因“無意識”、“無我”而“無名”、“無區別”,根本上是在談論認識的問題,只不過老子在這里談論的是“物我不分”的“感性存在”。在認識上,從“無意識”到“無區別”再到“玄同、和、合、公”是理解老子之“道”最為關鍵的“驚險一躍”,也是理解老子思想邏輯上的最為關鍵的一環。

     

    既然“無”和“玄”是“道”的一體兩面,也就意味著主觀上的“無我”才能達成客觀上的“玄同”,而客觀上的“玄同”必然要求主觀上的“無我”?!盁o”是老子在“道”問題上的本體論,而“玄”則是老子在“道”問題上的辯證法。在中國哲學里,“圍繞道的問題的論述構成了中國哲學的基本形態,道是中國哲學的精神”,“中國哲學的任務,就是把反命題統一成合命題。這并不是說,這些反命題都被取消了。它們還在那里,但是已經被統一起來,成為一個合命題的整體”,道的“玄同”特質成就了中國哲學的基本精神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3、堅持“求同”,回歸“物我不分”

     

    但現實的世界,對人而言,卻是主觀上“有我” 的人的世界,所以客觀上就是背離“玄同”的世界,也就是老子所說的“失道”的世界。老子直擊人的意識(認識)是最大的危害:使“物我不分”的“玄同”世界變成了“物我有分”、“萬物有別”的“人化”世界。更關鍵的是,“玄同”(“道”)的世界,“損有余而補不足”,且不自大而大,不自為而為,不自私而成其私,“天長地久”。而建立在認識、分別心、偏私心基礎上的“人化”世界,“損不足以奉有余”,主觀恣意,強作妄為,紛爭四起,甚至引起禮崩樂壞、戰爭禍端,造成這一惡果的根本的原因在于——“有我”,即人有認識(心、知、智等)能力。

     

    因此,針對禮崩樂壞、社會紛爭的社會現實,老子提出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執守“玄同”之道,在“德”的要求上就是堅持“求同”,達成我與非我求同,主觀與客觀求同,主體與客體求同;其目的就是從“物我二分”回到“物我不分”,自覺達成“我”同環境(包括自己的身體)達成合意;其前提是去除人的主觀自我,堅持“棄智”思想,最高的要求是做到“無心”而為,“無心”而“善為”,“無為而無不為”,基本的要求是做到“以身觀身”,將心比心(“以百姓心為心”),推己及人,“為無為,事無事”;最終實現“我無為,而民自化;我好靜,而民自正;我無事,而民自富;我無欲,而民自樸”,以達到“天下將自正”、“萬物將自賓”的邏輯必然。

     

    三、“求同”是“德”的價值主旨

     

    1、“德”是道與人之間的橋梁

     

    正是因為“玄同”之“道”超出了語言所描述的范疇,“道”在“名”外,因此,只要你對它進行描述,實際上就進入了人類意識認識之內,由“道”在“名”外變為了“道”在“名”內。那么,不可言說的“道”的世界,又是如何對人的現實世界進行影響的呢?

     

    老子說,“天下有始,以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;既知其子,復守其母,沒身不殆”,“孔德之容,惟道是從”,老子用“母”與“子”的關系,來形象說明道的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關系。如果說,道的世界,也就是“無意識”、“無名”的“玄同”世界;是混沌、恍惚、本能、本然的世界,那么,現實世界,也就是“有意識”、“有名”的“人化”世界;是清晰、明朗、人化、人為的世界,是“有名”而“有異”,“有我”而“有為”的世界。人的意識使得人背離“玄同”,“異、多、分、私”取代“同、和、合、公”。所以,“道”這個“感性存在”的認識和把握可能性的到來,對人而言只有一個前提,就是“人類抽象理性的產生”——“德”的世界的到來。

     

    2、玄德就是“玄同”之德

     

    “德”的世界中,萬物因人的意識而“有名”和區別,“德”也因人為的區別而變得有層次,這個層次劃分的標準就是“同、和、合、公”的程度。德的層次與“求同”的程度呈正相關。就人類而言,能站在人類群體與環境(包括自己的身體、他人、社會、自然)“求同”角度對待自己的“異、多、分、私”,這就是人最高的道德。隨著“異、多、分、私”成分的增加,“同、和、合、公”成分的下降,人的道德層級不斷下降。

     

    這里要強調的是,在老子思想中,最高層次的德是“玄德”,“故道生之,德畜之;長之育之;亭之毒之;養之覆之。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。是謂玄德”。玄德,就是“玄同”之德?!靶北旧硪簿哂小巴?、一、合”的意思,所以,“玄德”就是符合“玄同”之道、遵循“求同”之法的“德”。如此,只有“大同、大合、大公”之德才能做到,也只有“無心”、“無我”才能做到,也只有以“以百姓心為心”才能做到。這就是老子所說的“玄德”,“大同、大合、大公”,就是“大德”,就是“玄德”。

     

    3、在現實中如何做到“求同”

     

    “求同”為德,求“小同”有“小德”,求“大同”有“大德”。也正在這個意義上,老子才說:“故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義,失義而后禮。夫禮者,忠信之薄,而亂之首?!憋@然,在老子看來,有德無德、大德小德都在于人“求同”的程度,具體到現實生活中的可操作性,老子提出了“嗇”、“早服”、“積德”范疇?!爸稳耸绿?,莫若嗇。夫唯嗇,是謂早服;早服謂之重積德……是謂深根固柢,長生久視之道”?!皢荨本褪强酥谱陨碛?,不過度的消耗,愛惜并儲存?!皢荨笔抢献铀枷氲闹匾懂?,從根本上說,“嗇”的前提就是“棄智”,無知無欲,無我無求,只有真正做到“嗇”,才能實現老子所說的“為腹不為目”,“貴大患若身”,也正因如此,“若可寄天下,若可托天下”,才能真正使天下避免陷入“分、爭、兵”的境地,所以,老子認為這就是“早服”,“重積德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們不難看出,“道”的范疇內,老子持有徹底的“棄智”思想,堅持“無知(智)而行”;而在“德”的范疇內,老子反對的是脫離“道”、脫離自然性的“智(知)”,是在對“智(知)”的肯定基礎上的“棄智”(知),因此在知行觀上,老子堅持的是“善智(知)而行”。

     

    總之,老子思想的深刻性在于建立在道、德、棄智、無為基礎上的“求同”,“求同”是老子思想的精髓。老子思想中有關“有、無”討論占據重要的地位,但不能就此認為老子思想的精髓就是“貴無”或者“無為”,從更深的層次上,討論“有、無”的最終目的是討論“同、異”——這取決于對于“道”、“德”的認識是否相應的建立在對“自然世界”和“人化世界”、“無我”與“有我”關系的科學認識和辯證對待基礎之上?!爸钦卟焱?,愚者察異”, “求同”是老子思想穿越千年到今天,仍然具有思想的深刻性和強烈的現實感的原因所在,也是新時期進一步傳承和發揚老子思想必須把握的根本依歸。

     

    標簽: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關閉
    乾易一號店
    關閉
    湖南长沙| 黔南| 茂名| 晋江| 许昌| 云浮| 曹县| 大丰| 运城| 南充| 昌都| 益阳| 三亚| 连云港| 枣庄| 五指山| 塔城| 云南昆明| 安康| 黄南| 神木| 亳州| 南平| 白银| 滁州| 永康| 嘉峪关| 葫芦岛| 丽水| 阿拉尔| 杞县| 兴化| 镇江| 灌南| 喀什| 吐鲁番| 淮北| 醴陵| 临猗| 大庆| 高雄| 瓦房店| 海安| 十堰| 图木舒克| 潜江| 招远| 德阳| 广西南宁| 呼伦贝尔| 梅州| 铁岭| 山西太原| 海宁| 安徽合肥| 林芝| 阜新| 新沂| 莱州| 黄南| 湘西| 梧州| 垦利| 北海| 神农架| 三沙| 石嘴山| 锡林郭勒| 余姚| 十堰| 平凉| 龙口| 丹阳| 汝州| 牡丹江| 商丘| 绍兴| 自贡| 琼中| 霍邱| 定州| 三亚| 吉林| 大理| 威海| 南京| 博尔塔拉| 喀什| 温州| 忻州| 博尔塔拉| 滁州| 鹤岗| 昭通| 阿勒泰| 五家渠| 常德| 湖州| 日土| 林芝| 巴彦淖尔市| 哈密| 安庆| 建湖| 定西| 昭通| 东营| 庆阳| 三河| 安康| 山西太原| 阳泉| 济源| 贵港| 永新| 商丘| 河源| 滨州| 溧阳| 巴中| 德清| 无锡| 陇南| 西藏拉萨| 徐州| 怀化| 晋中| 钦州| 神木| 明港| 海宁| 仙桃| 邹城| 云南昆明| 咸宁| 娄底| 海丰| 乐清| 常德| 淮南| 汕尾| 南平| 安岳| 锦州| 焦作| 东阳| 醴陵| 晋城| 吉安| 上饶| 黔西南| 如皋| 吕梁| 项城| 吉安| 沭阳| 燕郊| 黄南| 石狮| 黑龙江哈尔滨| 荆门| 姜堰| 泰安| 攀枝花| 仁寿| 黔南| 桓台| 铜川| 安徽合肥| 克拉玛依| 自贡| 昌吉| 眉山| 抚顺| 阿坝| 永康| 肇庆| 东营| 琼海| 甘南| 温岭| 株洲| 永州| 漳州| 商丘| 新沂| 黔西南| 库尔勒| 东海| 东阳| 武威| 长治| 赵县| 济南| 清徐| 澄迈| 鸡西| 荆门| 天水| 巴音郭楞| 通辽| 溧阳| 陕西西安| 基隆| 海拉尔| 日喀则| 漳州| 咸阳| 吐鲁番| 保定| 黄南| 五指山| 黑河| 泗洪| 灵宝| 苍南| 景德镇| 定西| 咸宁| 莱芜| 安吉| 定州| 阿拉尔| 金华| 滁州| 雄安新区| 丽水| 海安| 宜昌| 吕梁| 瑞安| 锡林郭勒| 阜阳| 枣阳| 四川成都| 中卫| 石河子| 玉环| 石河子| 溧阳| 白银| 三亚| 商丘| 保亭| 连云港| 宜宾| 云浮| 辽源| 巢湖| 遂宁| 泰州| 包头| 黄石| 贵港| 晋江| 郴州| 琼海| 宜春| 长兴| 来宾| 醴陵| 菏泽| 固原| 盘锦| 瓦房店| 平凉| 赣州| 兴化| 榆林| 广西南宁| 河南郑州| 靖江| 德州| 开封| 广饶| 吉安| 扬州| 乳山| 鹰潭| 抚顺| 韶关| 鄂尔多斯| 琼海| 泗洪| 如皋| 怒江| 楚雄| 四川成都| 阳春| 榆林| 万宁| 黔东南| 遂宁| 泰安| 日照| 长葛| 博尔塔拉| 吴忠| 中卫| 新余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