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乾易國學網(qy36588.com)-傳播國學智慧,弘揚民族文化! 官方微博: 

    購物車 | 注冊 | 登錄 | 快捷登陸:

   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學 > 作家 > 辛棄疾:無用,才是朋友的最高級

    辛棄疾:無用,才是朋友的最高級

    來源: | 發表日期:2019-05-11 | 點擊數: 207 次

    導讀:“朋友不是實用品而是奢侈品。什么是奢侈品?就是你一旦擁有它你就會感到心滿意足,你對他沒有任何實用性的要求?!碑斘沂б獾臅r候你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要默默地站在我身旁。因為有你在,我知道我一點也不孤單,一點也不寂寞。

    風水大師李計忠


    01

    公元1162年,被譽為“南渡諸帝之首”的趙昚即位,被亡國之恨壓抑了數十年的南宋王朝迎來了最好的時代。

    “寧為百夫長,勝作一書生?!?/span>

    這是一個熱血沸騰的年代,岳王爺被平反,皇帝趙昚勵精圖治,無數的有志青年渴望在戰場上建功立業,收復舊山河。

    那一年,有個年輕人,23歲。

    在北方淪陷區,因為18歲就中了進士,他早就是聲名顯赫的少年英才。

    不過“身在曹營心在漢”,小小年紀便加入起義軍,23歲這一年更是親率五十騎,深入金境六百里,在5萬敵軍之中,生擒了叛徒張安國,一舉震驚天下。

    他叫辛棄疾。

    還有一個年輕人,20歲。

    因為看不慣朝堂上主和派的唯唯諾諾,他以一介布衣之身,作《中興五論》,大罵以秦檜為首的一幫奸臣喪權辱國,又痛批了儒生當道空言性命而不關心國家大事的迂腐。

    在大快人心、震動朝野的同時,也讓他背上了“狂生”的惡名。

    他叫陳亮。

    一個人和一個人相遇的概率是千萬分之一, 而他們成為朋友的概率只有兩億分之一。

    一南一北,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況下,這樣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。

    但是有些人的遇見,注定是宿命中的因緣際會。

    宋代趙溍的《養疴漫筆》中曾有過一段武俠小說般豪情萬丈的描寫:

    辛棄疾率部南歸,寓居江南,張亮慕名拜訪。

    辛棄疾家門口前面有條河,陳亮所騎的馬懼水不肯過。

    三次驅趕三次退卻后,陳亮怒而拔劍斬落馬首,徒步而行。

    辛棄疾當時正在自家樓上,看見此情此景不禁大贊:“此乃大丈夫也?!?/span>

    等到他下樓準備與之相交的時候,陳亮已經走到了他家門口。

    有人說這是一段演義,但是英雄惜英雄終歸不假。

    兩個年輕人互相確認過眼神之后,“一見鐘情”。

    有時候,友情的建立比愛情更加純粹,你的脾氣對我的胃口,這就足夠。



    02

    辛棄疾和陳亮都是主戰派的鐵桿擁躉,但是在重文輕武的宋朝,即便當朝皇帝力主北伐,最終也不得不在現實面前低頭。

    北方的金國并不是什么軟柿子,兩次北伐失敗之后,主和派的勢力再次卷土重來,占據了朝堂的主要地位。

    因為“歸正人”(宋代稱淪于外邦而返回本朝者為歸正人)的身份,辛棄疾縱使文武雙全,才華蓋世,也免不得被南宋的達官顯貴排斥,難以在官場立足。

    辛棄疾終其一生也未曾得到重用,官職最高也不過從四品龍圖閣待制。

    陳亮更別說了,眼里容不進一粒沙,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:“六達帝廷,上恢復中原之冊;兩譏宰相,無輔佐上圣之能?!?/span>

    整個南宋朝廷從上到下,除了皇帝幾乎被他罵了個遍。

    因此,在官場上,陳亮屢試不第,還得罪了一大幫未來的頂頭上司。

    就連皇帝本人想要親自提拔他,也被群臣暗中做手腳給攪黃了。

    你看,這哥倆一個比一個混得慘。

    但是即便如此,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低頭認慫,反而在面對同一道難關時共同進退。

    “男人間的友誼是怎樣建立和維持的?”

    回答是:“男人的感情從一開始就是建立在肩并肩一起面對困難與挑戰之上的?!?/span>

    無關利弊,志趣相投,才是一段友情牢不可破的紐帶。



    03

    梁實秋在《送行》中曾經這樣形容過朋友:“你走,我不送你。你來,無論多大風多大雨,我去接你?!?/span>

    公元1188年冬,大雪紛飛,陳亮自家鄉永康出發,一匹白馬,一襲蓑衣,沿浙贛道直赴信州,跋涉800多里,去見辛棄疾。

    此時,辛棄疾正患病臥床,但是好友的到來讓他異常興奮,他不顧醫囑,拖著病體頂風冒雪去迎接,兩人還相伴同游武夷山的鵝湖。

    “我病君來高歌飲,驚散樓頭飛雪,笑富貴千鈞如發,硬語盤空誰來聽,記當時,只有西窗月?!?/span>

    辛棄疾和陳亮雪夜煮酒,縱論天下大事,好不痛快。

    陳亮陪辛棄疾玩了10天,第11天于茫茫風雪中飄然而去,辛棄疾沒有送行,仿佛這個朋友從來沒有來過。

    但是,當天夜里,他忽然發現身邊缺了什么東西,天一亮,他便起身追尋陳亮而去。

    可惜風雪阻路,他到底沒能趕上。

    “佳人重約還輕別。悵清江、天寒不渡,水深冰合。路斷車輪生四角,此地行人銷骨。問誰使、君來愁絕?鑄就而今相思錯,料當初、費盡人間鐵。長夜笛,莫吹裂!”

    辛棄疾,何等的大英雄?

    他一生以氣節自負,以功業自許,波瀾壯闊。

    我們很少看見他的兒女情長,但是他卻把最熱烈的相思,給了一個脾氣又硬又臭的男人陳亮。

    仿佛心有靈犀,是夜,旅途中的陳亮竟也無眠,回到家中,便給辛棄疾附和一首:

    “樹猶如此堪重別。只使君、從來與我,話頭多合。行矣置之無足問,誰換妍皮癡骨。但莫使、伯牙弦絕。九轉丹砂牢拾取,管精金,只是尋常鐵。龍共虎,應聲裂?!?/span>

    陳亮也的確不負辛棄疾的深情,將辛棄疾視作此生唯一的至交,囑咐彼此珍重,莫要讓一人絕弦孤老。

    這一年辛棄疾48歲,但是因為經年累月的軍旅生涯,他的身體早已不堪重負,再加上此時是被貶之身,心情喪到了極點。

    但是陳亮的到來以及詩文唱和卻讓他燃燒起久違的熱情,兩個中年大叔仿佛又回到了“氣吞萬里如虎”的青蔥歲月。


    辛棄疾道:“男兒到死心如鐵??丛囀?,補天裂?!?/span>

    陳亮回復:“天下適安耕且老,看買犁賣劍平家鐵!壯士淚,肺肝裂!”

    辛棄疾再回復:“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靂弦驚。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生前身后名?!?/span>

    兩個大男人只是彼此陪伴了十天,然后互相唱和了四五首詩詞,看似“無用至極”,卻偏偏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,讓“鵝湖相會”成為千古佳話。

    復旦大學教授陳果說過:

    “朋友不是實用品而是奢侈品。什么是奢侈品?就是你一旦擁有它你就會感到心滿意足,你對他沒有任何實用性的要求?!?/span>

    當我失意的時候你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要默默地站在我身旁。

    因為有你在,我知道我一點也不孤單,一點也不寂寞。



    04

    辛棄疾與陳亮的“鵝湖之會”,本來還有一個主角,就是朱熹。

    兩人在鵝湖待了幾天,便南下到靠近福建的紫溪去等朱熹,這里離朱熹所住的崇安不遠,想要見上一面并非什么難事。

    但朱熹最終還是爽約了,他后來致信陳亮,解釋自己沒來的原因是:不愿討論政事,只想在山里過讀書隱居的日子。

    但是個中原因真得如他所說淡泊名利嗎?

    其實未必。

    當時,朝中周必大要當宰相,王藺要任樞密使。

    這兩人和辛棄政見相左,辛棄疾就是被王藺彈劾后遭貶的。

    他是擔心自己受辛棄疾和陳亮的影響,被周王二人誤會,耽誤了仕途,是以借故不來。

    若他真是甘于隱居深山,何必又在不久后,出任漳州知州呢?

    反觀陳亮,還要準備科考,年過四十,他的機會是用一次少一次了,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顧慮,聽聞哥們病了,馬上跑來探視。

    歲寒知松柏,患難見真情。

    判斷一段友誼的真誠與否,看他對待困境中朋友的態度就知道。

    同樣,不久后當陳亮因為家仆殺人事件,卷入人命官司,深陷牢獄之災的時候,雖然陳亮沒有打算麻煩好友,但是此時恢復官職的辛棄疾卻不惜動用自己在官場上的所有資源,幫助他恢復了清白之身。

    真正的朋友從不怕你身上的麻煩,他只怕自己給你帶去麻煩。

    莊子曰:無用之用方為大用。

    朋友不是工具,當你不以功利為目的去結交朋友,你自然會收獲一段情比金堅的友誼。



    05

    公元1194年,屢試不第的陳亮終于考中了進士,并且被皇帝親點為狀元郎。

    但是樂極生悲,衣錦還鄉的途中突然猝死。

    一個鐵骨錚錚的硬漢說沒就沒了,也是蹊蹺得很。

    此時距離“鵝湖相會”已經六年,辛棄疾沒有想到當年一別竟成永別。

    他在《祭陳同父文》中寫道:“而今而后,欲與同父憩鵝湖之清陰,酌瓢泉而飲,長歌相答,極論世事,可復得耶?”

    的確,有些友情失去了,就再也得不到了。

    陳亮故去,辛棄疾常常借酒消愁。

    “昨夜松邊醉倒,問松我醉何如。只疑松動要來扶。以手推松曰去!”

    從此以后,他只有獨自飲酒醉,醉眼朦朧中樹影婆娑,以為有人要來攙扶自己,他甩手一推,喝道:“去,誰要你扶?!?/span>

    他哪是不要人幫忙啊,只是再也遇不到那個互相攙扶的人罷了。

    這個一生倔強的男人,脾氣是真臭,可也是真孤獨啊。

    直至臨終前,辛棄疾還吟誦著和陳亮唱和的那句“男兒到死心如鐵”,宛若回到了兩人初遇之時的英雄少年,高呼數聲“殺賊”后,氣絕身亡。

    有人說,辛棄疾和陳亮,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一段友誼。

    我們羨慕他們的“我病君來高歌飲”,我們贊嘆他們的“氣吞萬里如虎”,我們敬佩他們的“男兒到死心如鐵”......

    這一切的一切,無非兩個字“無用”,無功利之用。

    朋友不是拿來用的。

    無用,是友誼最高級的形態。

    未必常常想起,但是永遠也不會忘記。

    標簽:

    相關文章

    關閉
    乾易一號店
    關閉
    萍乡| 眉山| 黑河| 鹤岗| 丹东| 台北| 九江| 廊坊| 铁岭| 吐鲁番| 牡丹江| 廊坊| 枣阳| 晋中| 曲靖| 芜湖| 广西南宁| 张北| 运城| 高密| 儋州| 黄冈| 朝阳| 德阳| 乳山| 扬中| 商丘| 正定| 灵宝| 双鸭山| 鄂尔多斯| 泉州| 泗洪| 松原| 新余| 香港香港| 汉川| 金昌| 长治| 张北| 潮州| 台北| 铁岭| 陇南| 博尔塔拉| 德宏| 威海| 温州| 武安| 宝鸡| 巴彦淖尔市| 广元| 兴化| 大连| 大同| 随州| 湖北武汉| 宜昌| 芜湖| 信阳| 双鸭山| 灌南| 景德镇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荆门| 南充| 鹤壁| 天长| 新余| 铜川| 邹平| 厦门| 舟山| 靖江| 大同| 廊坊| 阿里| 南充| 兴安盟| 石河子| 偃师| 仁寿| 咸阳| 清徐| 常德| 延边| 莱州| 肥城| 海安| 滁州| 固原| 涿州| 淮安| 荆州| 长葛| 青海西宁| 上饶| 海拉尔| 保山| 邢台| 正定| 铜仁| 宁国| 海南| 孝感| 白沙| 凉山| 玉树| 四川成都| 鄂州| 襄阳| 改则| 宜都| 日土| 汉中| 漳州| 红河| 舟山| 克孜勒苏| 库尔勒| 池州| 安庆| 红河| 安吉| 荆州| 迪庆| 大兴安岭| 牡丹江| 益阳| 象山| 日照| 鞍山| 四平| 西双版纳| 无锡| 赵县| 云浮| 七台河| 惠州| 柳州| 潜江| 玉林| 楚雄| 杞县| 长治| 博罗| 邢台| 惠东| 随州| 咸阳| 咸阳| 黔东南| 江门| 淮安| 防城港| 鹰潭| 铜川| 锡林郭勒| 吕梁| 巴彦淖尔市| 三亚| 江门| 郴州| 漯河| 吴忠| 烟台| 喀什| 琼中| 和县| 灵宝| 大兴安岭| 河南郑州| 黄山| 绍兴| 阳江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单县| 益阳| 莱芜| 宁德| 南京| 西藏拉萨| 秦皇岛| 绵阳| 亳州| 汕尾| 仁怀| 桐乡| 吐鲁番| 六安| 晋城| 定西| 玉林| 文昌| 嘉善| 乌兰察布| 改则| 南京| 新沂| 甘南| 厦门| 庄河| 克拉玛依| 抚州| 新乡| 澄迈| 承德| 万宁| 海东| 茂名| 双鸭山| 定西| 澄迈| 丽水| 三沙| 河南郑州| 图木舒克| 青州| 九江| 宜昌| 吕梁| 单县| 扬中| 鹤壁| 宜宾| 桓台| 陕西西安| 蓬莱| 锦州| 石狮| 青州| 运城| 黄南| 武安| 大庆| 大理| 曲靖| 雅安| 洛阳| 长垣| 巢湖| 垦利| 塔城| 甘孜| 贵州贵阳| 河南郑州| 庆阳| 铜仁| 安岳| 佛山| 仁怀| 衡水| 鞍山| 云南昆明| 和县| 延边| 曲靖| 商洛| 潜江| 三河| 汉川| 简阳| 琼中| 天水| 甘孜| 河池| 泸州| 黄石| 博尔塔拉| 汕尾| 濮阳| 桐乡| 和田| 盐城| 日喀则| 曲靖| 大丰| 日土| 榆林| 温岭| 文山| 余姚| 许昌| 吉安| 诸暨| 澳门澳门| 邹平| 图木舒克| 商丘| 本溪| 海西| 秦皇岛| 烟台| 抚州| 云浮| 秦皇岛| 湖北武汉| 辽阳| 东海| 天长|